大线年――访《股爷您上坐》作者王安

- 编辑:admin -

大线年――访《股爷您上坐》作者王安

  问:就我的理解,股市的书都是很专业的,如果不是股民,看起来会很枯燥的。而《股爷您上坐》这本书却写得像小说,还用了章回体,像高西庆踩着旱冰鞋上班,像深圳买股票一个邮包寄来2800张身份证,这些都是真的吗?

  答:我干了差不多20年的记者,落下病了,看到的听到的事,非要再三较真,还恨不得有文字有图像来证明,否则不敢写东西。我敢说,除了我觉悟不高而被骗以外,我是不会瞎编乱造的,字字有出处。

  问:我发现你的语言调侃的味道很重,而且联想太丰富了,常常荡开一笔去讲别的事,比如你这样写:“在高西庆身上,有一根筋是极强硬的,就是听共产党的话跟政府走。初中毕业他在四川大山里修过铁路,打锤放炮。那时候能当兵,当铁道兵,是时尚的。可惜具体到高西庆身上,这个时尚弱了点———高西庆只是附属于铁道兵的民工,就像当年解放战争三大战役,上百万的民工推着独轮车跟随解放大军从北扫到南,怎么说也算跟共产党走了一回,也算加入过革命。高西庆和他们有点像。”你为什么这么写?有什么用意?

  答:当然第一是为了好看。但如果不说官话,确实就显得不够严肃,不够真实。但这也是我故意这么做的。俗话说,清人不写清史。因为同代人评论同代人是非常难的。白纸黑字写了出来,人家就找上门来:为什么把我写成这样?我当时是这么说的吗?谁能证明?有录音带吗?这些是法庭认可的证据吗?另外,股市是一块大肥肉,有巨大的利益。有利益的地方矛盾就多,就没法你好我好大家好,就下笔难。什么力透纸背?是汗流浃背。我这样写一个好处是:咱“贾雨村言”,您别当真———虽然咱字字有出处。

  问:但我以为有时候你的比喻太刻毒了。比如你形容管金生:有国债利息浮动利益空间巨大的诱惑,有国债期货金融工具提供的可能,管金生以及他的对手们体内的本能暴躁起来。怎么形容这种本能呢?……比如一条饿犬抓住一根骨头,粗气大喘,喉音低颤,两眼凶光,这时候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它,包括它的主人。人家把这叫做“护食”。

  答:《股爷您上坐》涉及百余个人物,我力图把他们放到大的历史背景和事件中去描写和解释,于是个人就显得渺小和被操纵了,这就应了尉文渊的话:“蒙哥马利算什么?巴顿算什么?还是丘吉尔、罗斯福能决定大势,决定命运。”

  问:证券市场10年了,许多事件单独来看,大家都还是知道的。看得出来你想把这些事件串起来,找出它们之间的联系和发展脉络,你是不是把股市的路数搞清了?你怎么看眼下的股市争论?

  答:现在大家正在争论股市的发展与监管,有些经济学家奋不顾身地站出来,火药味十足,大盘也忽上忽下的,绿肥红瘦。其实这算什么?不就是一些经济学家在争论嘛,管理层还没动真格的呢,看看《股爷您上坐》吧,10年中出了多少危机,深圳党政干部奉命齐唰唰地抛股,3·27风波关闭国债期货,十二道金牌砸股市,哪一回不比今天厉害?而这10年管理层对股市的理解一步步在改变,谁能得出股市没希望的结论?

  问:尽管你说字字有出处,但我也能看出你在回避一些问题,有些事“点到为止、提纲挈领、运斧生风,他只砍鼻子上的白粉,不砍鼻子”(林黑语)。这让人浮想联翩,从字缝里瞎琢磨,看来“清人还是难写清史”。你怎么评价《股爷您上坐》?

  答:我确实有许多事没写出来,但不管怎么说,在中国股市出世10年的年头,我总算拿出了个东西,而没让你等到20年30年后。不管你觉得我是油嘴滑舌也好,是野说野史也好,但总是个认真有趣的东西。这本书不仅对股民“总结历史展望未来”炒股有用,相信以后有人再写股市20年史、30年史,必会找《股爷您上坐》,总还有史料价值。王二